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富狗

遏止女性犯罪的上升

时间:2018-11-21 17:24:23  来源:  作者:[db:作者]
作者:作者:吕英林 张玮发布时间:2006-08-01 14:07:55 打印 字号: 大 | 中 | 小
  近年来,女性犯罪不断上升,据笔者对我市几家法院的调查,根据不完全统计,去年,第一中级法院审结女性犯罪案件为22件26人,第二中级法院审理了40件,2004—2005年,东城法院共审理女性犯罪案件101件,今年上半年,审理51件,西城法院去年和今年截止7月,分别审理了133件和77件,崇文法院分别是26件和17件,平谷法院分别是38件和14件,大兴法院分别是83件和52件,延庆法院分别是16件和8件,顺义法院分别是89件和29件,密云法院分别是32件和8件。去年,房山法院审理91件,今年29件。犯罪类型已扩展到包括间谍、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强奸(帮助犯)、组织、容留卖淫、贩卖、运输毒品、诈骗、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窝藏、包庇、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收购赃物、交通肇事、过失致人重伤等。

  女性犯罪嫌疑人多呈年龄低、文化素质低和经济收入低的特点。如,一中院,审理的案件中,30岁以下的女性犯罪嫌疑人占46.2%,25-45岁之间的女性犯罪犯罪嫌疑人已超过70%,17岁以下的女性犯罪人数也有所增加。女性犯罪嫌疑人中经济收入相对较低的农民和无业人员占88.5%。文化程度普遍低,其中文盲、半文盲及小学文化程度的超过50%,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女性犯罪嫌疑人占78.8%,而高中以上(含高中)文化程度的女性犯罪嫌疑人仅占7.7%。房山法院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为外地来京人员的占71%,83.9%的被告人年龄在30岁至40岁之间。90%的被告人学历都为小学和初中。

  暴力性犯罪有所增加,诸如杀人、抢劫、伤害、强奸等。如,去年,一中院审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中,被告人张凤君在与一男子保持了十多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后,因不堪忍受男子的折磨,将其骗至北京,在某饭店内将这一男子身上捅了100多刀。张凤君因故意杀人一审被判处死刑。

  市场经济的转型使人的思维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中的负面影响是使不能成为商品的东西也可以交易,比如性权利。女性的性别优势为女性犯罪者在这方面提供了基础,色情行业的出现与泛滥使她们淡化自己的犯罪心理,加之这些女性抱着“来北京淘金”的梦想,却因为学历低、又无一技之长,又不愿意从事艰苦的劳动,在有些农村甚至存在“笑贫不笑娼”的现象。加之目前有关部门在对于外来人口的管理,技能培训、就业指导等方面存在管理上的漏洞,有些人在利益的驱动下选择了犯罪。这一特点在卖淫类案件中尤为明显。如,崇文法院审理的樊某在崇文区租住的房内,先后募集6名卖淫小姐,通过提供住所及卖淫场所、规定卖淫收费及提成标准,组织卖淫人员从事卖淫活动,并从中获利7千余元。房山法院先后审理了39岁的陈女和51岁的张女分别介绍、容留多名女性卖淫。西城法院还审理了一起卖淫女王某明知自己患有性病而进行卖淫的传播性病罪案件。

  女性犯罪的原因主要是社会经济发展、女性地位提高的一种附随现象。女性不再像过去那样以操持家务为中心,她们与社会接触越来越多,对社会角色的参与越来越广。有些从事财务、证券和经济管理的女性,利用这一可乘之机进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违法活动。如,东城法院审理了一起某著名医院的女会计贪污公款15万余元的案件。与此同时,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大批职工下岗,女职工首当其冲。特别是那些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没有一技之长的女性,再就业非常困难,生活没有着落,女性与社会的矛盾,与人的冲突也越来越多,易引发犯罪。

  长期以来重男轻女封建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妇女受教育的机会比男性少,日常交往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这在农村尤未突出,女性容易形成狭隘、猜疑、嫉妒、偏执的性格特征,并表现为性情暴躁、文化水平低、控制能力不强。在外界强烈刺激下,她们认识范围缩小,内控能力减弱,不能正确评价自己行为的意义和后果,从而产生突发性、短暂性和难以控制性等特点的行为,导致激情犯罪。从房山法院审理的案件看,几乎所有的女性暴力犯罪都属于激情犯罪。

  女性的生物基因决定了她们在体能上天生地弱于男性,心理能量亦弱于男性,表现为胆量相对男性较小,性格温和柔顺等。这种身心差异便决定了女性多易实施诈骗罪、盗窃或者性犯罪。

  针对女性犯罪的特点,应当充分发挥妇联等组织的维护和保障妇女权益的职能作用,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女性自身素质。加强文化知识教育,尤其是要加强对低学历女性和一些外来农村女性的文化素质教育,提高其认识能力和辨别能力;加强对女性的法制教育,增强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提供培训机会,提高女性的工作技能和就业能力,通过合法途径自食其力。

  遏制家庭暴力行为,加强《妇女权益保障法》宣传教育,对构成犯罪的家庭暴力行为及时依法追究责任,也要惩罚那些虽未构成犯罪但又确确实实给家庭成员(尤其是女性)造成身心伤害的行为,切实保障女性免受家庭暴力行为的侵袭。如,一中院曾审理过这样一个案子,丈夫打妻成性,一次竟因为找不到放大镜再次出手,妻子一气之下把丈夫砍死了。所以,对于这些常年受到伤害的妇女,必须尽快建立妇女投诉举报等制度,特别是建立农村救助机构。

  重视净化社会文化环境,加大对“黄、赌、毒”,“包二奶”等社会丑恶现象的打击力度,净化社会文化环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